穿梭界屋脊的“天鸿雁”

  •   在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格尔木市分公司的邮件分拣大院里,身穿绿色邮政、皮肤黝黑、身高一米八的葛军,将满载邮件的麻袋熟练装上分拣车,从分拣大院来到投递班的办公室。

      2009年,格尔木至唐古拉山镇的邮开通,这条为沿线的站、泵站、兵站、机务站、养段和居民等服务的邮,被当地军民亲切地称为“鸿雁天”。葛军介绍,“鸿雁天”目前在青藏公沿线设立有22个邮件交接点,每周揽投一次,走一趟需要两天时间。

      2010年9月到2020年3月,葛军载着、信件、包裹还有沿乡亲们的,穿梭在这条“鸿雁天”上。十年间,在这条邮上,他累计行驶50余万公里,相当于绕赤道12圈多。这条上的用邮客户,亲切地称他为“葛大爷”。

      来自的田斌是葛军的老朋友了,28岁的他曾在沿线部队里的炊事班工作,转业后选择留在当地,开了一家小商店。“在海拔4000多米的地方,我网购的货品不管有多重,‘葛大爷’都会帮我搬进店里,有时买的近百斤重的汽车配件,他也会帮我搬到需要的。平时免费帮着捎东西的次数就更多了。”提起“葛大爷”的好,田斌可是滔滔不绝。

      在年平均温度零下六摄氏度、大气含氧量仅有海平面43%的高海拔地区,长时间开车、搬运邮件,十年来周而复始的辛勤工作,除了感冒、肩周炎、胃病、心脏病等“职业病”外,他显得比实际年龄大了许多。

      “别人都管我叫‘葛大爷’,可能是因为我太显老了吧。”44岁的葛军咧嘴笑起来,露出的一排牙齿里有几颗不见踪影,嘴唇看上去有点发紫,一头短发也已变白。

      葛军是一名“邮四代”,也是一名有22年党龄的老。“我的曾祖父、祖父和父亲都是邮政人,祖父和父亲是员,他们给了我很大的影响。当兵时,我递交了申请书,离开军营,我又接过了父辈的邮包,成为一名邮政人。”葛军自豪地说。

      “早些时候也干过窗口工作,但我喜欢和人面对面,心交心。看到客户们接过邮件时的喜悦,听到他们的那句‘辛苦了,谢谢!’,我尤为幸福。”

      跑“鸿雁天”邮线,是葛军主动提出的。他说:“单位在昆仑山上立了一块石碑,刻着‘传邮万里’,作为邮政人,作为一名员,就应该勇挑重担,冲锋在前。”

      除了帮忙搬货捎物,只要有需要,葛军都会伸出援手。帮助自驾游客拖车、修车,为沿的乡亲们提供搭便车服务,拿着收件地址不清楚的邮件在大雪中挨家挨户询问, 遇到受伤的野生动物将其转移到附近的站……

      十年来,“葛大爷”自己也不知道在这条邮上吃了多少苦,遭了多少罪。他却自豪地说:“每一次经历都是一段美好的记忆,终生难忘。”

      因为身体原因,今年3月,葛军暂时告别了“鸿雁天”,调整到格尔木至察尔汗的邮。但作为“鸿雁天”投递班的一员,他将自己在这条上积累的酸甜苦辣毫无保留地分享给了同事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