嫌犯陈同佳表示愿赴台自首 再次

  •   【环球时报记者 陶欣然】涉嫌在籍女友潘晓颖的港人陈同佳在事隔一年后,再度表示愿意本月前往投案。不过对于陈同佳如何来台,不断利用司法程序进行,台媒直批收割完“修例风波”的果实后,显然已对陈同佳失去了兴趣。

      引发“修例风波”的案疑犯陈同佳去年10月出狱后一直藏身安全屋。他2日通过“圣公会教省”秘书长管浩鸣发出简短录音,表示他的想法不曾改变,会请律师安排返台自首事宜。他在录音中称,“潘妈妈、潘爸爸你们好,我是陈同佳。我再次为晓颖的事情向你们道歉。我返的想法一直都没有改变过,我会请我的律师安排返自首的事情,请你们放心”。管浩鸣还透露,陈同佳已委托“理律法律事务所”办理案件。

      者潘晓颖的母亲表示她愿意出钱给陈同佳买机票。但接下来的反应,显示事情并没有她想得那么简单。7日称,若陈同佳确定来台面对司法,随时可通过单一联系窗口联络,台方会依理。不过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否认台港之间有单一联系窗口。他表示自己立场很清晰,就是希望事件可以早日成事、早日完结;若台方可批准陈同佳入境,并提供签注及赴台日期等细节,可通过警务合作机制提供协助。李家超还以2016年的“石棺藏尸案”举例称,可以参考当年的做法移交逃犯。《》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,陈同佳与需要先达成三点共识,包括清楚表明陈同佳以什么证件赴台、预计前往的日期以及与什么人同行,之后才可提供协助,且不会接受派人到陈同佳。

      8日,台副主委邱垂正又提到所谓的“联系窗口”,声称如果嫌犯确定要来台面对司法,“可以透过联系窗口联络,我方已准备就绪,一切依法处理”。台“长”苏贞昌竟然称,陈同佳不可能到行,不容许一个犯来去。《联合报》9日道,苏贞昌说得一口似是而非的,却忘了“司法主权”的问题。而当初不断向交涉引渡陈同佳,就是因为他的犯罪地点在台北,拥有主要“司法管辖权”,从这个角度讲,台方无论如何必须接受陈同佳赴台投案,还人及社会司法。《旺报》直言,这起案件已从相对单纯的犯投案上升至角力。

      2018年2月,陈同佳涉嫌在台北一家旅馆怀有身孕的女友潘晓颖后潜逃回港,在非法处理女方银行卡及财物。同年3月,警方以涉嫌洗黑钱陈同佳,去年10月他刑满出狱后入住警方提供的安全屋至今。办公室主任叶旭鸿称,相关单位于“本位主义”令人失望,把投案当行的苏贞昌真的很失格。文传会副主委郑照新称,人家是来投案的,苏却不允许犯“来台”,到底是在干嘛?

      “陈同佳案的操弄”,资深人陈国祥以此为题撰文称,苏贞昌的说法“主权与司法互助原则”,完全是操弄,把两岸角力于司法之上。文章说,现在人要送上门,为何还要?关键在于是特别行政区,隶属中华人民国,目前两岸关系紧张,蔡英文刻意把事情由实务层面提升至层面,甚至要求先与签署司法互助协议,显然是不放过任何可以操作“主权”或“正名”议题的机会,“蔡蛮干下去只会碰一鼻子灰”。《》称,苏贞昌公开表明不允许陈同佳行来台,要求与“好好谈”,但港台之间没有司法互助协议,这完全是强人所难,台方打的是算盘,借此凸显“主权”。文章批苏贞昌的话简直就是法盲,如果可以判决陈同佳案,又何必如此,还闹出“修例风波”?如今陈同佳明确愿意自首,剩下的只是技术问题,根本也不需要协助,却将之拒之门外,生动上演了什么叫叶公好龙,什么叫公义。

      《联合报》9日发表称,蔡英文一,想方设法陈同佳来台投案,究竟又为了什么?其中缘由其实不难想象:这起事件所有可以收割的“果实”,都已经分食殆尽了;如果还有后续插曲需要,都已不可能得分,“在这种情况下,陈同佳来台只是一件累赘,处理不好,说不定还要被倒扣分数”。因此,蔡正对陈同佳事件做最后的压榨,搬出所谓“司法互助”及“港台协商”等理由,无非是要把问题化,使其难以成行。